Sunday, 22 February 2015

敦煌:說不完的故事,觀不盡的寶藏

爬完獅子山,雙腿痠痛不止,只好小休一天,閉關寫字。翌日正月初三,百無聊賴,忽然省起還沒到文化博物館參觀「敦煌:說不完的故事」展覽。轉眼展期將盡,事不宜遲,於是興沖沖的趕去了。

是次展覽由香港文化博物館和敦煌研究所合辦,規模龐大,共佔二樓五個展廳。博物館的入口、走廊和支柱,俱以放大了的壁畫或雕塑照片布置,讓參觀者踏進博物館的一刻,就感受到濃郁的敦煌文化氣息。從地面大堂直通二樓的樓梯,也貼上了敦煌莫高窟標誌建築九層樓的照片,氣勢恢弘。各個展館外增建的裝飾牆,則貼滿了地圖、歷史沿革、精選藏品的照片及相關說明等,讓參觀者信步經過或坐下休息時,也可以增長知識。

展品非常豐富,包括壁畫、雕塑、手抄經卷、洞窟建築殘件及模具、研究人員手稿等,看得我眼花繚亂、目不暇給。儘管壁畫、雕塑等均為臨摹品,猶幸按照原作尺寸複製,而且摹工精細,幾可亂真,連破損的地方也一從其舊。其中一號展館更仿建了幾個藏有不同雕塑和壁畫的洞窟,連洞頂的藻井也沒遺漏。洞內燈光昏暗,需借用手電筒照明,令人恍如置身莫高窟一樣,確是設計巧妙、製作精良,誠意可嘉。

主辦者也善用現代科技來展示一些內容博奧入微,但難以容納多人同時仔細欣賞的展品如經變圖等。「經變圖」即根據佛經內容繪成的故事畫,性質有點像現代的連環圖,但其畫面的整體布局,以至佛像、人物、飛禽走獸、亭臺樓閣等,未必按照情節順序繪出,所以導賞工作十分重要。除一般文字說明外,這次展覽提供了三段動畫,分別解釋「割肉餵鷹」(也就是《射鵰英雄傳》一燈向郭靖、黃蓉說的那個佛經故事)、「九色鹿」和「觀無量壽佛經變圖」的情節布局、內容特色等。其中我最欣賞「觀無量壽佛經變圖」的動畫和配樂。投射幕牆約三米高,經變圖的各項細節以動畫形式逐一放大至一米有餘,配以扼要的中、英文字幕說明,令人一目瞭然。我參觀時就吸引了數十人駐足細看。更有趣的是,背景音樂會隨著畫面而轉換,幾段配樂的曲風大致幽淡平和,暗合佛家義理;但其中一段「天樂俱作,不鼓自鳴」,旋律倏轉輕快歡欣,居然頗具西域舞曲風味,也教人想起喜多郎為《絲綢之路》紀錄片創作的經典配樂。據報道,這些動畫和配樂均出自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學生的手筆,費時一年才完成,效果令人喜出望外。第四展廳另有一座可供參觀者自行操作的觸控電腦解說機,分段說明一幅數米長的大型壁畫,如何按照佛經記載繪出釋迦牟尼從降生至出家的生平事蹟,以及各種祥瑞和傳說,並備有中、英文版本。如此種種,再次印證科技與文藝未必勢成水火,一切在乎人類能否心存善意、慎加運用。這次展覽所採用的動畫技術,比數年前香港藝術館的「人間有情:豐子愷的藝術」又邁進了一大步,與展品內容的連繫也更為緊密,誠屬可喜,值得一讚。

敦煌石窟歷史悠久,內容豐富,雖以佛教壁畫、雕塑和文獻為主,但也保存了不少自南北朝至宋、元時期的珍貴文物,為後世提供取之不竭的研究資料。為廣收宣傳之效,主辦當局精選部分展品,放在網上詳細介紹,既彰顯當局對展覽的重視,亦反映了敦煌文物之重要地位。由於當局容許參觀者在展館內不用閃燈拍照,因此我選用一塊大光圈定焦鏡,拍下了一些展品作紀念。茲選數件略作介紹,以饗同好:

頭戴寶冠、慈眉善目的菩薩半身像,那一抹溫煦的微笑,與Leonardo da Vinci筆下的Mona Lisa頗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盛唐時代栩栩如生的南天王像,表情、頭髮、衣飾等纖毫畢現,雕工細膩。超乎物外的諸佛菩薩,應無喜惡,但工匠一雙巧手,賦予祂們人間的喜嗔怨苦,凡夫俗子見之更覺可親,亦未嘗不是好事。

出自西夏畫工手筆的水月觀音像,意態悠閒、靜中有動,令人激賞。值得注意的是,這位觀音以罕有的男子形象出現,唇上和下巴均留有小鬍子。

南北朝時代的佛經寫本殘卷,墨色鮮麗,宛如初就;筆跡秀雅工整,撇捺之間略帶隸書風格,是同類文物的珍品。字行間那些比髮絲更細的直線不是後人所加,而是原紙上已有的。這些行線有個極優美的名號──「烏絲欄」。《紫釵記》〈花院盟香〉時李益題寫盟心之句的「烏絲欄素緞三尺」,就是指畫有纖幼行線、質地厚密、供書寫用的白色絲織品。

以敘利亞文寫成的《舊約聖經》〈詩篇〉殘卷,估計是元代景教徒留下的經書脫頁。景教即唐代傳入中國的基督教分支,其發源地正是敘利亞。眼看這件幾歷千年的珍貴文物,想起今日敘利亞炮火連天、生靈塗炭、斯文掃地,寧不唏噓?

記得十七年前踏足敦煌莫高窟,雖是走馬看花、驚鴻一瞥,但那份視覺與心靈的無比震撼,至今難忘。古人為了信仰、為了祈福,秉誠心、專意志,排除萬難,創造了如此燦爛輝煌的藝術寶庫,其價值絕非世俗財富所能衡量。當年無數工匠和畫師所付出的心血,即使現代人再費功夫,畢竟旁鶩太多,也未必能與之相提並論了。能望其項背者,想必是數十年來不辭勞苦,日以繼夜,一筆一劃臨摹石窟內壁畫和雕像的研究人員。沒有他們近乎宗教狂熱的自我犧牲精神,碩果僅存的珍貴文物就無法流傳至今;我們遠居千里之外,更沒有機會透過臨摹品一窺敦煌文化的博大精深。如今科技發達,研究人員應可借助科技之便,加強文物保護、修復和存檔的效率,但經費、人力、物力,甚至珍重傳統、守護文物的摯誠,是否足以長期支持這項艱巨的工作,卻是另一個問題了。

清末民初以來,敦煌石窟屢遭浩劫,珍貴文物流散世界各地,從此湮沒不存者未知凡幾,成為中國文化史上無法彌補的傷痕。無論當年在敦煌親聽工作人員講解,抑或今天在香港睹物沉思,仍是滿懷感慨,悲不自勝。誠如敦煌研究院院長樊錦詩教授所言:

我們這些人用畢生的生命所做的一件事,就是與毀滅抗爭,讓莫高窟保存得長久一些,再長久一些。

但願青山不改、精誠不滅,敦煌石窟的寶貴遺產,會得到更多人珍惜和重視,使之發揚光大,不負前人的辛勤耕耘。

4 comments:

  1. Anonymous12:11 am

    秋盈介紹得很細緻,看得我像置身現場。展品十分珍貴,精彩,觀音果然是男性來的。

    ReplyDelete
    Replies
    1. 謝謝謬讚。這展覽做得用心,值得細看。

      Delete
    2. Anonymous11:40 am

      你的腿好了點沒有?還有痛嗎?

      Delete
    3. 早不痛了,有勞掛懷。

      Delete

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.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.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.